我们梦想成为印度版的“喜马拉雅”音频


时间:2019-11-30 17:37 来源:114资讯

原标题:我们梦想成为印度版的“喜马拉雅”音频

原标题:我们梦想成为印度版的“喜马拉雅”音频

陈燕妮 志象网

印度拥有世界第三大播客消费市场。

//本文共2724字,预计阅读9分钟//

在印度任何一座城市,你随便钻进一辆出租车,车内都是一个小型的演出现场。不管你愿不愿意,司机都非常热情调高音量,让音乐安抚或者轰炸乘客。

因此,印度拥有世界第三大播客消费市场。

普华永道一项数据显示,2018年印度每月至少收听一档播客节目的听众人数为4000万,相比2017年,实现57%年增长。据估计,目前有1.5亿印度人在使用音频流媒体服务。

大部分消费的语言并非英语,而是印地语。商业巨头、创业者、风险投资机构等蜂拥而来,开始布局音频市场。

Kuku FM便是其中一员。它和中国的喜马拉雅相似,给用户提供多元化的音频内容服务,包括有声书、新闻、电视剧、神话宗教故事等内容,这些内容都是印地语。

11月初,Kuku FM宣布获得3one4资本和顺为资本等风投机构的Pre-A轮投资。近日,志象网(The Passage)专访了Kuku FM联合创始人Lal Chand Bisu,他解答,为什么看好方言播客。他还透露,Kuku FM的梦想就是成为印度的“喜马拉雅”。

志象网:创立Kuku FM,有什么机缘?

Bisu:2015年时,我就开始接触播客市场,当时我收听的很多播客节目和内容都来自美国。但我很快发现,在知识体系上,他们很大程度上是英文世界那一套,这和印度本土的方言内容市场十分“割裂”。

印度的方言人群数量很大。长久以来,互联网上各种英文信息和资源唾手可得,大家都忽视了方言人群通过网络获取信息的需求。所以我开始思考从什么角度切入方言市场这一块“大蛋糕”。

展开全文

音频显然是最佳的切入方式。相比文字性信息,音频没有阅读门槛,受场景限制更小,人们可以随时随地点开音频。

志象网:你之前也有创业经历,但是在教育行业。好像跨度不小。

Bisu:对,我在2012年开始第一次创业。当时我还是ITT焦特布尔的一名机械专业学生,创业的项目是一款教育类备考应用EasyPrep。这段经历持续了3年,随后它被教育龙头企业Topper收购,我也成为公司一员。

在Topper,我先后加入了技术部和市场营销部。这两个部门的经历为我后来的创业奠定了基础。我开始意识到作为创业者,不能光懂技术,营销和运营也需要学习,需要了解公司各部门的运作规律。在Topper的这3年时光很有意义,接触了更多元的业务和业态,正是在那时我接触了播客市场,并开始第二次创业。

这次创业经历让我认识到了创业氛围的重要性。当时我们在焦特布尔,一个靠近印度西北部的小镇,我是朋友中唯一一个创业的,没有前车之鉴,一切都是靠自己摸索。所以在创立Kuku FM时,我把地点放到了孟买。这里的创业者和企业很多,我可以向众多经验丰富的创业者学习,取长补短。

同时我也在创业中学会了如何处理团队关系和员工关系。例如,如何寻找出色的员工、如何做好各团队的协同等。

志象网:在Kuku FM的产品上市前你们都做了哪些准备,有没做市场调研?

Bisu:在我们切入市场前,团队花了一周在各大应用市场上线Kuku FM的App。在上线前,我们团队做了一个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化可行产品),并在Facebook和Google等平台寻找了2000-3000名用户做体验测试。

结果让我很惊喜,我发现测试用户在音频内容中的平均停留时间是15分钟,这恰好也证明了音频内容具备吸引力,这些用户后来也转变成我们的深度用户。

志象网:如何为平台发掘音频创作者?

Bisu:当时市场上的播客内容处于自由生长态势,有一些用户在自发地进行音频类内容创作。问题在于,他们的作品没有相应的上传平台,只能将内容上传到YouTube这类视频平台上。YouTubee平台的播客内容很多,但是都很分散,没有形成系统性。另外,它们在移动端的体验并不好。很多内容创作者发现,即使长时间在YouTube上传内容,获得的收益也很少。

所以,最初我们的创作者都是从YouTube等平台上吸引过来的,他们通常拥有1-2年的制作经验,属于熟练工,熟悉播客的生态和社群。同时我们也要确保他们发布在平台上的都是优质内容。这些创作者通常在YouTube等平台拥有1-2年的经验,属于熟练工。。

吸引创作者加入的同时也要兼顾内容质量,我们会为创作者举办活动和课程,帮助提升内容质量。现在,创作者们也开始试着为自己的内容做市场调研,迎合用户的口味。

志象网:Kuku FM的用户都有哪些特点?

Bisu:播客对于市场来说还是一个新兴事物。过去人们将时间用在玩手机、聊天、刷视频等事情上,听播客打发时间是一种新的方式。我们的用户大部分来自一、二线城市,例如孟买、德里、班加罗尔等,年龄集中在18-25岁,他们对新事物的接受程度更高。

从职业构成来看,他们大多是学生、商务人士和白领,生活节奏快信息需求量大。他们还是互联网的常驻民。接触Kuku FM并不是他们第一次触网,他们也会在TikTok、YouTube、BuzzFeed等视频和新闻平台活跃。

志象网:什么样的内容在Kuku FM上最受欢迎?

Bisu:目前平台上的内容都是印地语,包括有声书、电视剧集、新闻、宗教故事、神学故事还有考试学习资料等。其中最受欢迎的是有声书,占据平台40%的内容。

例如,印度两大史诗著作《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收听率很高,还有历史电视剧Ramayan(注:该剧在1987-1988发行,首次向电视观众介绍印度教史,成为经典)也很受欢迎。

志象网:什么因素驱动着播客市场发展?播客模式如何盈利?

Bisu:随着科技进步和智能手机普及率的提升,人们习惯戴着耳机听播客,期待高品质内容。我们给用户提供的内容很丰富,甚至很多人觉得,闲暇如果不收听播客就相当于浪费时间,简言之,听播客相当于给自己的碎片时间增值。

而且现在用手机录制音频很方便,当用户开始录制自己第一支音频时,那第二支、第三支就不远了。

盈利问题是所有播客平台面临的共同问题。目前,我们的内容是免费的,一年后可能为发展付费内容。我对平台的内容很有信心,相信很多用户能接受每月花几百卢比来订购播客或音频服务。

志象网:在播客领域,Kuku FM还有很多竞争对手,例如本土企业Headfone和国际化企业Spotify,会感到压力吗?

Bisu:国际化的竞争对手,我们并不担心,因为我们专注的内容不一样。像Spoitfy这样的国际化平台主要提供英文内容,和我们的内容没有重叠。

而面对同样提供本土化内容的其他公司,压力也不大,我们有信心通过质量取胜。

志象网:获得顺为资本投资后,你对Kuku FM有什么发展计划?

Bisu:我们计划将这笔资金来提升平台内容质量。我们正在开发其他4种语言的播客内容,预计明年上线,同时我们也计划将服务覆盖到更多地区。主要是给我们的产品赋能,触达更多用户。

志象网:有没有了解过中国播客市场的业态?一般从哪里获取信息?

Bisu:据我所知,中国播客市场的头部企业包括喜马拉雅、蜻蜓FM和荔枝FM。我对喜马拉雅了解最多,不管是从内容、运营还是盈利来看,它都走在市场前列。而且中国的播客消费市场位列世界第二,市场经历了这几年的培养,用户教育做得很不错。我们目前也在沿着这条路走。

一般来说,我会留意企业的相关书籍或文章,比如我读过记录阿里巴巴创业史的书籍,还有马云自传,从中收获很多启发。同时,市场投资机构或风投机构也是我们了解中国市场信息的重要渠道,通常他们提供的信息都比较专业和全面。

阅读原文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