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资讯
访问手机版

这个千亿赛道重新火了!从泡沫到风口,VR企业的过冬秘籍是什么?

发布时间:2021-09-28 18:33    来源:114资讯

字体:

原标题:这个千亿赛道重新火了!从泡沫到风口,VR企业的过冬秘籍是什么?

作者 | 狮刀

编辑 | 子钺

题图 | 摄图

罗曼·罗兰有句经典名言: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

我们的生活真相是什么?对大多数人来说,是在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中,尽可能不留遗憾地过完一生。

但是,未来,有没有一种可能,让“有限”成为“无限”?

马斯克给出了一条路径:去火星,让人类成为多行星物种,增加空间的维度。

VR则给出了另一条路径:去虚拟世界,让人类成为多维时空物种,同时增加时间和空间的维度。

“我们在真实世界里无法达成的愿望,可以在虚拟时空中完成。”小派科技董事长翁志彬告诉创业邦,“现在的硬件技术已经发展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在马斯克的火星移民票出来之前,VR会更快让你感受到火星的四季变化。”

“人一生差不多都是三万多天,但是有了VR,人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生。同样是一生,VR技术加持的生命,其内涵的丰富度可以大大的提升。”

VR硬件的高端“江湖”一度被Facebook,PlayStation等海外巨头品牌“霸榜”,国产品牌一度成为“低端替代”的代言词。根据Steam的统计,来自中国的VR头显玩家小派科技在Facebook、HTC,Steam,Sony,HP等赫赫有名的国际巨头中“杀”出了重围,成为了唯一上榜的“非巨头”企业。

展开全文

图片来源:Valve’s Steam Survey

当VR行业历经潮起潮落、火爆的浪潮再度来袭之际,创业邦采访到小派科技创始人兼董事长翁志彬,独家挖掘VR创业者经历过的泡沫与幻灭,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又是如何穿越寒冬,迎来新一波风口?

VR风口下的创业:

“来自未来”的产品是如何诞生的

VR头显一度被认为“没什么技术含量”,这是因为自2015年VR成为创投圈的热门产业,市面上便充斥了各式各样的“伪VR头显”:一个塑料盒子、一个屏幕、两片透镜再加一条头戴绑带以及其他硬件,就组成一个完整的产品,随后将手机塞进去就可以直接观看VR内容。而这种“山寨头显”的成本仅有几十元,但是一旦傍上“VR”这个概念便可月销上万。

“那时候,VR概念刚刚兴起,给大家带来了很大的冲击力。但是当时市面上的高端产品都突破不了技术上存在的瓶颈,如画面分辨率低,视场角小,迟滞导致的眩晕感等问题,所以一时间让山寨VR头显有了可趁之机。”翁志彬说。

最关键的技术瓶颈有两个。一个是分辨率,就是看起来是否足够清晰。在小派诞生之前,市面上最好的产品是Oculus Rift DK2,头戴显示器分辨率为1920*1080,也就是我们常说的1K。

另一个是MTP(Motion To Photons)时延,也就是端到端延迟。这个指标和眩晕感息息相关。VR对MTP时延要求通常以不高于20毫秒为目标。如果MTP时延不达标,用户会觉得恶心(motion sickness), 将严重影响体验。

但是高分辨率和低MTP之间却存在着“鱼和熊掌”的关系。

“想要达到较高的分辨率,当时就只能用LCD液晶来显示,但是液晶显示本身的延迟就有二十几个毫秒,但如果整个端到端的延迟到了20毫秒以上,那么眩晕又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对于当时市面上大多数做VR头显的工程师来说,高分辨率+低MTP这件事就做不了,必须要放弃一头。”一名VR行业资深人士告诉创业邦。

翁志彬不这么认为。

“技术型创业一定是先围绕着产品去突破一个技术点。”翁志彬说,“我们的突破口首先就是做一款既能达到高分辨率,又能降低MTP的产品。”

翁志彬在创业之前,曾在德信无线、比亚迪和歌尔当了十几年的工程师和产品经理,也是数码和科技领域的资深“发烧友”。他发现,在国外论坛里,“Made in China”总是“低端”“山寨”的代言词,“我一直梦想自己做一款产品,改变全世界对中国硬件的这种印象。在接触到VR之后,我知道,实现梦想的机会来了。”

彼时,国内VR行业还尚未起步,但身处歌尔声学VR项目的周宏伟和翁志彬已然嗅到了未来。这两位研发出身的工程性人才,通过在歌尔时期对接Sony、Oculus等客户了解到的用户需求及行业前景,怀揣着对VR的诚挚梦想及美好愿景,离开了山东潍坊,一个向北(北京),一个往南(上海),开启了各自创业之旅。这两个品牌就是我们后来熟知的Pico(小鸟看看)与Pimax(小派科技)。

但是周宏伟和翁志彬对VR的看法不同,周宏伟认为:做硬件最重要的是供应链,pico把主要资源都投入到了供应链的布局上;翁志彬则认为:做硬件最重要的是创新,“如果用户看都看不清楚,还谈什么VR?”

2015年11月,小派科技正式成立。

经过十个月的开发和调配,小派的第一款产品做到了双眼4K分辨率,“产品原型做出来之后,整机体验还不错,我们一下子就有信心了。”

图片来源:小派科技

当时正好赶上美国2016 CES展会(注:CES是世界影响范围最大的消费电子展,每年一月在拉斯维加斯举办),“我们在一个月的时间内赶做样机、优化软件;同时抢到了一个别人转让的展位,甚至最后一台样机都是飞机马上要起飞的前几个小时才准备好的。”翁志彬说。

据翁志彬回忆,小派产品在2016年CES上一炮走红。

小派展台的隔壁正好是Oculus的展台。“他们的展台很大,好多用户在体验完他们的产品后,刚好走到我们这边又体验,然后会被震惊。‘这个东西很好!从没有体验过这么清晰的头显!’当时就有投资人当场要约我们聊。”

2016年6月,小派第一代4K产品开始实现量产。但是翁志彬的目光早已经投向了下一个里程碑。“视场角和清晰度也是熊与熊掌的关系,但是要实现极致的沉浸感,这两个维度必须都得达标”。2016年10月,Oculus首席科学家Michael Abrash曾表示:“五年后的VR,视野一定能超过150度,分辨率一定能超过4K。”

几天之后,在小派科技的上海实验室里,小派的新一代产品原型机调通了,分辨率8K,视场角200度。凭借这款超时代的产品,小派获得了VR界大神级人物Oculus创始人Palmer Luckey的公开背书,并站上了行业的潮头。

小派的8KX系列产品是全球消费VR头显行业首家分辨率达到8K的产品。如果没有小派8K产品的横空出世,Michael Abrash的“五年之约”真的就会成为现实。

从0到1的阶段,小派进行的异常顺利,A轮融资也顺利到位。可是好景不长,正当翁志彬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VR行业却进入了长达三年的冰河期。

元宇宙之门开启:

VR行业将迎来新一波风口

“VR是伴随着泡沫成长起来的。”一名专注VR领域的投资人Leo告诉创业邦,从行业发展的周期来看,VR在2014年到2016年的时候有一波早期的投资热潮。从2017年开始行业遇冷,导致绝大多数VR领域初创企业都没有挺过这一阶段。

究其原因,在于技术和内容生态不成熟。从技术上看,用户体验不够达标,价格居高不下,导致市场发展速度不及预期;从内容上看,生态不够丰富,也导致用户购买硬件之后没有足够多的东西可玩。

2021年,VR热被重新点燃。

首先是内容。年初,Roblox上市之后,“元宇宙(Metaverse)”概念瞬间火遍全球。大家忽然发现互联网已经从1.0的Web互联网时代到2.0的移动互联网,进入到了3.0的3D互联网时代。

2020年5月,苹果收购了Next VR Inc. 以增强苹果在娱乐和体育领域的VR实力。2020年6月,Facebook收购VR游戏《Lone Echo》的开发公司Ready at Dawn,后者将利用Oculus最新的VR技术继续开发更多创新的游戏。不单是开启“买买买”的收购模式,Oculus平台更是投入重金建立了一整套从研发到营销宣传的内容扶持计划。

其次是硬件。Facebook收购Oculus之后,经过数年的打磨和迭代,发布了Quest 2产品,并凭借299美金的亲民价格和丰富的高质量内容生态,在北美市场成为一款现象级VR头显,年度出货量即将站上1000万台大关,助力VR行业继2016年后再续资本和话题热潮。

根据IDC《2021年第一季度增强现实与虚拟现实市场追踪报告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VR头显出货量达到21万台,同比增长32%。

“在VR行业的硬件玩家中,可以大致分成两派。”翁志彬表示,一派是Facebook为代表,其采用的是渗透式(penetration)战略,牺牲部分性能,降低成本,拓展用户基础,从而能推动更多好内容的诞生,有助于培育内容生态。

小派则属于“性能流派”,充分发掘当前技术平台的潜力,力争把产品性能指标做到“极致”,让用户享受到优质的体验。

这两方面的努力结合起来,以疫情作为催化剂,终于引发了VR内容市场的爆发性增长。

“现在随着GPU技术的发展,游戏引擎端已经可以支撑电影级超高分辨率的内容。小派已经开始研发类人眼级别的头显产品,关键的技术难点都已经被突破。”翁志彬说。

VR头显的视网膜时代即将来临。这个时代,也意味着元宇宙离我们又近了一步。

元宇宙是一个虚拟世界,而VR设备正是进入这个虚拟世界的入口。根据普华永道预计,元宇宙市场规模有望在2030年达到15000亿美元。VR设备的市场规模则至少在千亿美金。

创业者穿越寒冬的“秘籍”

咨询公司Gartner在1995年提出了一个用以标识新兴技术成熟度的曲线,并被业界广泛认可。在这条曲线中,一项新的技术从产生到成熟大致需要经过5个阶段:萌芽期、期望膨胀期、泡沫幻灭期、复苏期、成熟期。

图片来源:Gartner

笔者总结了创业邦所报道过的初创公司,发现这样一个规律:低谷过程中的积累,是绝大多数最终成功的创业企业都要经过的一个不可或缺的阶段。

翁志彬认为,不断追求技术创新,是小派从VR“泡沫幻灭期”走到了“复苏期”,穿越寒冬的“秘籍”。

“当时行业处于低潮,设备存在技术瓶颈很难突破,投资人也普遍不再看好VR的前景。当时友商们纷纷转型:有的去做AR,有的去做To B,但是小派认为只要给我们一段时间,这个技术瓶颈一定会被突破。”。

研发需要资金,募资又比较艰难。翁志彬想到了海外Kickstarter平台众筹:承诺新品能提供几种大视场(FOV)头显,最终筹集了400万美元。这笔钱支撑着小派完成了下一轮研发。

图片来源:小派科技

如今,VR已经穿越了技术成熟度曲线里的,进入了一个快车道。

随着移动互联网增长的见顶和放缓,近年来整个创投和互联网行业都在孜孜以求地寻找下一个可以成为入口级的Big Thing,它会诞生在VR行业吗?

翁志彬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不仅会诞生在VR,还会诞生在中国。”他说,“硬件最重要的是供应链能力,如今,中国的产业链在世界领先,中国人又很勤奋,这就意味着我们的迭代速度会比国外厂商快。只要我们真正在做创新的事情,世界头部的位置一定是留给我们中国企业。”

后记:本文写作过程中传来消息,字节跳动花费90亿人民币收购VR硬件厂商Pico,也正式进军VR领域。未来已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热点图文

头条推荐

热图推荐

  • 恒星合并引起新型超新星爆发被证实:此前只是理论预测

  • “双碳”目标下的绿色转型路

  • 走在数字人民币大道上

  • 小米妙播正式公测,支持WiFi传输高音质音频

图文推荐

  • 小米妙播正式公测,支持WiFi传输高音质音频

  • 玉兔二号“出差”2年多,在月球行驶里程达到799米

  • 网民规模超10亿,国人的数字生活有哪些新生态

  • 72岁奶奶每天到工厂上班,原因让人泪目……